广告栏目

你现在的位置: > 社会热点 >

李立三的不解之谜!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0:45:44



我们常用的软件就是这样耍流氓的《莫言箴言》言“我”字[图]有没有以真实历史为基础的美剧或英剧?让你吃一张想两张的老干妈香辣土豆饼simplynotavailable中的simply的怎么解释?

[转载]郑桂华《安塞腰鼓》教学实录如何应付面试智能手机知识崩拳学建筑工程招标范围与施工总承包资质的问题?韩国电影《恋床的女人》史湘云和妙玉结局新探老歌总是让人很感动(东西洋怀旧金曲36首)清新咖啡妹中考数学总复习&全部导学案(教师版)党校教授:没有中国模式我们只是在走发达国家的老路戏说男女有别干货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商务BD情感图文===什么是爱人生的密码(精美图文)过敏性疾病的防治[老年感悟]:(166)家和万事兴在韩国上映电影会提前一天吗?比如今年X战警22号公映,在韩国会提前到21号吗?楂橀鑻辫鍙h瀵硅瘽600娈?4[转]坎坷人生路坚强走下去《多瑙河》图文晚年需把握印度恐怖片《拉吉尼的恐怖实录2》太湖船菜早安心语150322:懂得享受生活的过程,人生才会更有乐趣TheKnitter№612013----秋装

端午情【情感美文】《画中娇》婚庆素材【减肥汤】养颜瘦身汤TheKnitter№612013----秋装

李立三的不解之谜!  

李立三的不解之谜! - 高山兰 - 高山兰

              李立三(1899年11月18日-1967年6月22日),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国工人运动的杰出领导人之一,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秘书长、宣传部长,全国人民防空委员会秘书长,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原名李隆郅,曾用名李能至、李成、柏山、李明、李敏然等,湖南醴陵人。1919年9月赴法勤工俭学,1921年回国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地方和中央担任工人运动领袖,曾一度掌握着中央的实际权力。在1930年犯过“立三路线”的错误,但不久就认识改正。在斗争岁月中,他曾经“死”过三次,组织和同志们为他开过三次追悼会。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中共中央工委书记,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等职,“文革”中遭受残酷迫害,1967年6月22日在北京蒙冤逝世。1980年3月20日,中共中央为李立三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李立三的不解之谜! - 高山兰 - 高山兰

 

      四次追悼会
           第一次追悼会

1922年春,李立三从上海来到湖南,被湘区委党组织委派去萍乡安源煤矿开展工运工作。

1922年9月,路矿当局拒发拖欠工人的工资,并企图封闭工人俱乐部。就在这时,中共湘区委员会和劳动组合书记部又派刘少奇来到安源,与李立三、蒋先云、朱少莲等人领导著名的安源工人大罢工。李立三担任罢工总指挥,刘少奇为工人总代表。9月13日午夜,震惊全国的安源工人大罢工开始了。路矿当局及萍乡镇守使肖国安派出大批军警镇压工人罢工,路矿总监工王鸿卿还派出暗探、工贼刺探李立三的下落,悬赏600块大洋收买李立三的人头。工人纠察队为了保护李立三的安全,把他转移到郊区三合桥一名工人家中,在那里指挥罢工。

路矿当局抓不到罢工总指挥李立三,特派人去湖南,买通长沙一家报纸,在醒目处登了一则消息:“李隆郅(李立三的原名)为罢工事逃往长沙,被湘省督军赵恒惕部所擒,日前被腰斩于长沙市小北门外”云云。李立三知道此事后,当即露面,安定了工人情绪,揭穿了敌人的阴谋。然而,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到了法国。赵世炎、周恩来、王若飞等得知此事,信以为真,十分悲痛,立即召集旅欧党团员和勤工俭学同学,在巴黎郊外的戈隆勃·卡纳莱浦东特街39号的“华侨协社”大厅集会,为李立三举行追悼会。

第二次追悼会

1925年5月15日,上海棉纱七厂日籍职员枪杀工人顾正红,激起了上海工人、学生和市民的极大愤怒。5月30日,上海2000余名学生到租界内演讲,声援工人斗争,结果上百名学生遭到逮捕,造成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中共中央立即召开会议,成立了上海市总工会,号召上海人民起来罢工、罢课、罢市,由李立三担任罢工总指挥。

9月18日,上海奉系军阀邢士廉扯下了“支持爱国运动”的面具,公然下令封闭上海总工会,指名通缉李立三等6名工人及学生领袖,明确表示可以逮捕也可以刺杀。不久,反动派收买了一批流氓打手,开始了杀死李立三的行动计划。

党组织为了帮助李立三脱离险境,特将他转移至成都路的戴立夫家里。大搜捕一过,李立三和夫人秘密离开上海,前往汉口。

由于李立三是军阀政府的重点缉捕对象,一到汉口就走漏了消息。吴佩孚当即下令要把他捉拿归案,但折腾了好几天,却连李立三的影子也没有找到。吴佩孚雇请刺客肖剑飞去暗杀他,肖剑飞得知李立三是一位出生入死为工人大众谋利益、求解放的好人,不忍心去杀害他,反而把吴佩孚的意图向他透露,使李立三安全转移。

肖剑飞为了向吴佩孚交差,便编造了一个刺杀李立三的谎言。吴佩孚信以为真,第二天便在多家报纸登出消息:“共党要犯李立三在汉毙命。”各地工人得知李立三在汉口“遇难”的消息,无不悲痛万分。接连几天,上海纺织、海员、搬运几大工会团体,汉口、武昌、安源、大冶等地的工运组织和工人群众,纷纷举行不同形式的追悼会、纪念会,向这位工人运动领袖深表哀悼。

第三次追悼会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后,部队南下,从江西瑞金转入福建长汀、上杭。到达长汀后,周恩来、叶挺、贺龙等正在开会研究工作,不料张国焘急匆匆破门而入:“李立三同志不幸牺牲了。”

原来,李立三在南下途中,身负战时经济委员会委员兼保卫处长,他指挥着近千人的运输队、担架队转运物资和伤病员。当部队行进到赣闽交界的武夷山黄峰岭时,李立三发现丛林中有一种可以充饥的红果。他叫警卫员于柱儿就地看好东西,自己过去看看。李立三进丛林好一会儿不见回来,小于正在发急,忽又听到一声枪响,知道大事不好,立即跑了过去,只见地上撒了一些红果和一摊血,但不见人影。正在这时,有人发现悬崖底部的树上挂着一具尸体,因悬崖太深,看不清尸体的面目,但从衣服的颜色看很像李立三。小于禁不住大哭起来,急匆匆跑来向张国焘报告。

第二天,追悼会在长汀县正德中学的操场举行。岂料追悼会还没有开完,李立三却活生生地带着十多名战士赶到会场。全场的人顿时转悲为喜。周恩来、贺龙等人跑上前去把他抱住,问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李立三正在采摘果子时,冷不防丛林中窜出几个人来,前面的那个一上来就把李立三拦腰抱住,想把李立三摔倒。他没料到李立三学过拳脚,顺势一摔,把他摔在地上,回头对准他就是一枪。其余的人见李立三很厉害,手上又有短家伙,不敢靠前,架起伤者就要逃跑,可是那人已经死了,于是把他丢下了悬崖。事后李立三得知,这几个人是上饶土匪头子孙为英的部下,在此拦路打劫。

第四次追悼会

因为历史原因,1966年6月,李立三被剥夺了工作权利。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平均每个月要被批斗7次以上,当时的李立三已经68岁,患有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实在承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在绝望中,他吞下了大量的安眠药……

李立三故后,连姓名权也被剥夺了。在他的“死亡登记表”上,只写着“服毒者李明”字样,连家属也没有通知就草草地火化了,骨灰也没有保留。

1980年3月20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中山公园的中山纪念堂举行了“李立三同志追悼会”,公开为李立三同志平反昭雪,到会各界人士1000余人。遗憾的是,这次真正为李立三同志召开的追悼会,虽然灵堂里也放着他的骨灰盒,盖着党旗,可是骨灰盒里并没有他的骨灰,只有他生前用过的一副眼镜。

李立三的不解之谜! - 高山兰 - 高山兰

 

李立三的5位妻子

       林杏仙:第一位妻子,是李立三六岁时父母给买的童养媳,17岁时,父亲强迫他们结婚,这是中国那个封建时代典型的包办婚姻,毫无爱情可言。林杏仙生下了李立三的长子李人纪,林年纪轻轻的便患风瘫去世了。
   李一纯:1899-1984,第二位妻子,原名李崇英,湖南人,她原本是杨开智的妻子,也就是杨开慧的嫂子。1922年底,李立三到北京传授安源停止工作经验,在北京停留了一个多月,结识了著名教育家杨昌济的儿子杨开智夫妇。1923年1月底,李立三启程南归,杨开智托付李立三照顾其夫人李一纯回长沙。他们南归的途中,便产生了不能抑制的爱情,就随着李立三到了安源,1923年1月在安源结婚,就留在安源从事工人运动(在其尴尬的情形下,他们感到十分愧对杨开智,后来李一纯便将妹妹李崇德介绍给了杨开智做妻子)。1925年在上海经向警予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10月下旬与李立三到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六次执行扩大会议。在莫斯科期间,蔡和森与向警予的婚姻已破裂,加之蔡和森因体弱多病倒下,生活无人照顾,出于同志间的友情,李立三和李一纯主动到蔡和森那里照顾帮助。由于长期的接触,与蔡和森产生了恋情。1926年底,与蔡和森在苏联正式结合。1931年,蔡和森归国,在香港被捕后被印度广州被国民党枪杀。蔡和森牺牲后,李一纯先后在延安鲁迅师范学校、陕甘宁边区行政学院工作,解放后在北戴河中直疗养院等单位任职。1986年在北京逝世。李一纯曾为李立三生下次子李人俊。

李立三的不解之谜! - 高山兰 - 高山兰

 
          李崇善:1903-1972,第三位妻子,她是李一纯的三妹,毕业于长沙稻田师范学校。1926年4月,李立三与李一纯在苏分手后只身回国,急忙在上海找到李崇善结婚,这是李一纯与他分手的承诺,是她与蔡和森婚外恋对李立三忏悔的感情补偿,她把小自己4岁的三妹李崇善介绍给他。1927年1月与李立三结婚,并与李立三在一起生活了较长时间,还为李立三生了三个女儿:大女儿李竞,二女儿李力,另一个就是后来找到的谢志佩。李立三与李崇善两人都是共产党员,都将主要的精力投入到革命之中去。1927年5月在党的五大上,李立三被选为中央委员,7-8月间参加了南昌起义的领导与策划工作。1928年6月李立三再次到莫斯科参加党的六大,会上被选举为中央委员,并逐渐走向党的核心。由于工作的需要,他们夫妻离多聚少,加之“立三路线”很快遭到了失败,其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李立三身上。1930年11月,李立三奉命赴苏,向共产国际汇报检讨工作,没完没了地接受批评和进行自我检查,并留在莫斯科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羁旅生涯。李立三与妻子和女儿就这样分离了。李立三走后,她又生下一个女儿,由于情况的特殊,不得不送给他人。而她自己则带着两个孩子,艰难地继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她曾经冒充张闻天的夫人,掩护张的工作而被捕入狱。由于李立三的问题,她在党内被冷落,没有再安排工作,生活无着落,在十分无奈的情况下,她就回到湖南老家寻找出路。在湖南她遇到进步知识分子黄希索,也是她的六妹夫黄培心的弟弟,黄十分同情她的遭遇,并崇敬李立三,就和李崇善组成了家庭。他们结合后一直没有再要孩子,全身心地抚养李立三的两个女儿李力和李竞,解放后归还给了李立三。
   “文革”中,造反派说李立三是反党分子,说李崇善是叛徒,迫使李竞与母亲划清界限,不准李崇善住在女儿所在的南京陆军总医院。形势所迫,李崇善由九妹夫魏开泰(作曲家《洪湖水浪打浪》曲作者)接转去长沙学工街希圣巷八号,住在七妹李崇德、杨开智夫妇家中,1972年患癌症病逝。由于李崇善一生波折,只能把第三个女儿被送出的事深深埋在心底,她没有向任何人包括她的两个亲生女儿谈及过。
          未经证实的说法是,立三因让妻与蔡,蔡感其美意,多方从旁赞助,把立三列为六大代表。但据说,李立三在1923年拐走杨开智媳妇李一纯后即与李崇善有染。1923年8 月李一纯在汉口生儿子李人俊,李崇善前去照看大姐,李立三性欲无处释放,就与这个三妹开战,名曰“跟随李立三参加了革命斗争”。三年后再战,只不过是新瓶装旧酒而已。
  李汉辅:第四位妻子。李汉辅常常被人遗忘。李立三在莫斯科学习结束后。1932年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成员兼任中华全国总工会驻赤色职工国际代表,被派往苏联远东伯力,在华侨中间工作,这期间,他同李汉辅结合在一起。李汉辅毕业于浙江宁波女子师范学院英语系,1926年被党 组织派往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同时担任翻译工作,在东方大学与一起学习的沈志远结婚,1927年生下了儿子沈林如。1931年沈志远回国后,李汉辅与李立三结合。1933年李立三回莫斯科,李汉辅回国,两人分手,她在回国途中牺牲。

李立三的不解之谜! - 高山兰 - 高山兰

                                                                          1949年秋,李立三和李莎在北京新居.
         李莎:第五位妻子。原名叶丽萨维塔.巴甫洛夫娜.基什金娜,著名俄语教育家。1914年3月20日出生于俄罗斯萨拉托夫州巴拉绍夫县的一个乡村,其父亲,是沙皇时期一个贵族知识分子,当过律师。共青团员,1941年毕业于莫斯科外语师范学院。1928年读完初中后,就到国家出版局举办的一所半工半读的印刷技术专业学校,开始了其自食其力的生活。14岁便投身革命,后在出版社工作。1933年19岁时与李立三相恋,1936年2月22岁时与37岁的李立三结婚。婚后育有两个女儿--李英男和李雅兰。1938年2月在苏联大“肃反”中李立三曾被逮捕,她因此也被开除团籍。1946年带着孩子与李立三一同来到中国定居。1947年被安排在哈尔滨俄语专科学校任教,1949年后随李立三到北京,先后在北京俄语学院、北京外国语学院、北京外国语大学任教。1964年放弃苏联国籍,正式成为中国公民。1966年“文革”爆发后,被诬陷为“苏修特务”而被捕,关入秦城监狱长达九年。1980年李立三的冤案被平反后,才重新回到教学岗位。1996年退休。曾任中国俄语教学研究会、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中俄友好协会理事、中国老教授协会名誉理事,全国政协委员。

取过五次正名
      李立三家是书香门第,曾祖父、祖父、父亲都是秀才出身,李立三有个哥哥,四岁能背唐诗,由于才高命薄,不到五岁便夭折了,李立三1899年出生,三朝日当地秀才都来李昌圭家贺喜,请老秀才给李立三取正名叫李风生,小名狗妹仔。后来李立三回忆录中写道,我的父母怕我夭折,取我小名不但改变了性别,还把我叫做畜生。一九0六年七岁的李立三开始发奋读书。父亲李昌圭给他由李风生改名叫李隆郅,到一九二一年冬到湖南湘区委员会,安排去安源搞工人运动,毛泽东给他改名为李能至。到一九二五年在上海闸北区去选举,在路上邓中夏提议李立三同志的名字复杂,要安一个简单的名字便于好选举,于是改名李立三。到1930年李立三犯路线错误,党中央决定他到苏联要李立三改名,第五次改为亚历山大拉宾。

李立三的不解之谜! - 高山兰 - 高山兰

 

左倾错误
          1930年9月24日,党中央在瞿秋白、周恩来等的领导下,召开了第六届扩大的三中全会。会议旨在纠正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错误。李立三在会上发言,勇敢地承担了责任,做了自我批评。会后,他离开了中央主要领导岗位,前往苏联学习和进一步接受检查。
         1946年,李立三从苏联回国。同年5月,李立三前往延安向中央汇报工作。见到毛泽东,一开始就谈到自己的错误。1949年2月李立三前往西柏坡出席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他在会上发了言,又一次深刻检讨了自己历史上的问题。

文革悬案
      安源大罢工、五卅运动、南昌起义,一件件气壮山河的、广为人知的重大历史事件背后,有一位鲜为人知的策划者、组织者或参与的领导者,他就是李立三。毛泽东视为“半个朋友”的李立三、周恩来的老同学李立三。他一不小心得罪了林彪,并被迫害“自杀”。但李立三“自杀”始终是一个悬案,成为“文革”乱世的一道不解之谜。
“文革”中的奇特现象:都找李立三“要材料”
      “文革”兴起不久,中央正在召开八届十一中全会。李立三是八届中央委员,但是没有让他参加会议(后来得知,在应出席会议的141名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中,有26人被“决定”不让参加会议,李立三就是这26人之一)。客观地说,运动初期李立三虽然靠边站了,还没受到太大的“冲击”,因为在一些人看来,他毕竟只是“死老虎”,暂时还顾不上他。那段时间,李立三每天披着个军大衣去看大字报,或是学习和批判《海瑞罢官》,批判所谓“三家村”等,这时他还发议论说,“旧社会不能没有清官和贪官之别”,“清官总比贪官好吧?”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开始后,他作为陪斗者参加了几次批斗会,也曾经去一位老同志家里躲了几天风,但他还是可以自由活动的。一次他被通知参加批斗陶铸的大会,他听到那些造反派们的胡言乱语,看到对陶铸进行无情折磨时,他愤然离开了会场。他还公然对一些造反派说:“陈毅是好同志,你们打不倒!”这时期,他见到一些熟人,还互相关照要经得起“考验”;对于很要好的同志,他还偷偷地议论说,这个“文化大革命”有点像苏联的1938年肃反运动,他说他自己准备上万人大会,但无论怎样也要坚持实事求是,不能说假话牵连别人,活下去看吧。这年的10月份,他还按照华北局机关造反派的“勒令”,向机关群众大会再次做“系统检查”,诚恳交代和批判自己来华北局前后的所有“严重错误”。
到了1967年“一月风暴”,“揪斗头号走资派中国的赫鲁晓夫刘少奇”开始后,形势就发生了急剧变化。
      1月23日,“揪叛徒全国造反联络站”的两个专案人员找到了李立三,对他说:“你工作时间很长,据说刘少奇在上海、东北、武汉、广州你都与他在一起工作过。请你谈谈刘少奇的情况。刘少奇是中国的赫鲁晓夫,他现在的罪行要清算,他的历史问题也要清算。”
       两人态度和气,意思是:好好揭发刘少奇的“罪行”,对你会“将功补过”。
      李立三同这两人进行了长时间的谈话。作为他秘书的我有幸成为这次谈话的记录者,而这份纪录也有幸被保存下来了,成为研究李立三在最后一次的考验面前,始终如一地坚持党性原则的有力见证。
      李立三详细地讲了安源时期、五卅运动时期、武汉政府时期三个历史阶段的真实历史。他说,安源时期,“1922年9月,快要罢工时,主席派刘少奇来安源,”“罢工期间刘少奇初到,认识人少,我认识人多。工人们把我保护起来,由刘少奇出面。《燎原》电影,就是反映这个事。电影中的雷唤觉,是把我与刘少奇写成一个人。”又说:“二七罢工后,主席的思想是挽弓待发之势。”这时我从安源被调走,刘少奇按照毛主席的指示精神,领导那里工人“只提出一些要求,威胁矿上,但没有罢工”,因此,“安源没有受到镇压”。刘少奇是正确的。他得出结论说:“这段时间(半年)中,我和刘少奇在一起工作,这一段没有看出他有什么问题。”李立三接着讲了五卅运动时期。他说,五卅运动中我是上海总工会委员长,刘少奇调来担任总务部长(类似秘书长性质)。由我出头露面。当时工商联合会,我代表工人去的。工会具体工作,刘少奇做得多,我做得少。“这段期间与刘少奇相处三个月,也看不到他有什么问题。”
    “第三次是武汉时期,1926年到1927年,全国总工会,我是负责人,他是第二把手。”在收回英租界的斗争中,“刘少奇是支持群众的。这段时间也没看出他有什么问题。”
     他指出,他在7月下旬离开了武汉去搞南昌起义,这以后就再没有和刘少奇一起工作。总之,“这三个阶段没有看出有什么大问题。”
      无论从当时正在轰轰烈烈开展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这个特定的历史条件,还是从李立三、刘少奇当时的特殊处境来看,李立三面对极端险恶的形势,勇敢而公正地为已经成为“全国共诛之,全党共讨之”的所谓“叛徒、内奸、工贼”的刘少奇如此“作证”,实在是难能可贵的。

李立三的不解之谜! - 高山兰 - 高山兰

 
迫害升级了
      由于李立三不肯出卖自己的灵魂,他的这种“不识趣”的态度,终于触怒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给他招来了“杀身之祸”。于是,从各个角落里伸出了一双双看不见的手,开始指向李立三,对他的迫害也随之开始升级。
首先是康生,他对“中央文革小组”的成员说:“你们不要以为李立三是‘死老虎’,死老虎也有虎威。你们要在他身上放一把火,彻底地烧一烧。”于此,中央文革小组一些人先后开始制造各种政治谣言,点名揪李立三。
接着是林彪的夫人叶群跳出来,编造出离奇的谎言,说李立三曾经反对,并且企图谋害过林彪。
      1967年5月20日,在提前出版的《红旗》杂志第7期上,刊登了一篇署名黄锡章的文章:《反动电影〈燎原〉与中国的赫鲁晓夫》。
      众所周知,“文革”时期的《红旗》杂志非同小可,一旦被它点了名,被公开宣布为什么什么分子,就等于在政治上宣判了其人的“死刑”。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说明“中央文革”就要拿李立三“开刀”了!
      造足了上述这些舆论还不算,再接着,是关锋、戚本禹这些“文革”新贵们,不惜亲自出马,破天荒地“接见”了华北局机关名为“红色造反团”的一批造反派头头,直接“指示”他们要“联合起来”跟李立三“斗”。
一份保存下来的纪录清楚地再现了当时的情形———时间:1967年5月24日晚10:40至25日0:45。
戚(本禹):同志们,你们等很久了。对不起,我们来晚了。今天的会怎么开?
关(锋):先学《最高指示》。戚:(领着学《最高指示》)关:“中央文革”委托我们来了解华北局的情况。你们不是写了很多信吗?(接着问了几个群众组织的情况,×××一一作了汇报)
关:刘莱夫怎么样?为什么不斗他?(当汇报到张邦英是漏网分子时)
关:对,对,应该造他的反。(当汇报到三个盖子论时)
戚:三个盖子论,还有吗?矛头对准谁?
关:内蒙“无产者”与“一联”的关系怎么样?范儒生怎么样?斗他了没有?
戚:早该斗他。抄李立三的家是谁?是“红色造反团”吗?李立三的老婆斗过没有?为什么不斗她?(回答她不是我们机关的)
戚:北京斗不了?几百人斗不过李立三?在北京联合搞嘛!
5月12日深夜,李立三的家被彻底地查抄了一遍,一些“可疑”的书信和文字材料自然是被抄走了,就连《红楼梦》、《刘志丹》等文学作品以及相册、小孩玩的洋娃娃也拿去当做李立三“变修”的罪证。与此同时,造反派们公开贴出了《勒令》,“勒令”李立三“不得与任何人接触”,“不得任意外出”,从而彻底限制了李立三的人身自由。
5月31日,在某大学组织的一次有10万人参加的批斗大会上,造反派挥着拳头指着李立三的鼻子责问:
李立三,你为何还不低头认罪?我没有罪。你从30年代就反党反毛主席,你还不承认?
那些错误我早就检查过了,那不是反党反毛主席。
你还嘴硬,你没有反党反毛主席,那你为何里通外国,做苏修特务?
我没有里通外国,我不是苏修特务。
1930年至1945年,你在莫斯科究竟干了些什么?
没干什么,我是去学习的。胡说,你和特务上司,你的老婆就是那时候勾结上的。
她不是特务上司……李立三义正词严,据理力争。造反派把纸摊在他面前,逼他写出承认是老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供状。李立三毫不犹豫地挥笔写道:我完全相信群众,完全相信党,会把我犯的错误的性质弄得清清楚楚。
事实会证明,我不是老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我决不是老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
         1967年6月5日,在“中央文革小组”的支持下,成立了一个由各地58个“造反组织”参加的“批斗李立三反革命集团联络站”。联络站发表公告称:“窃取华北局书记处书记职务的李立三,是一个老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托洛茨基分子、里通外国分子。四十年来,他一贯地、猖狂地反对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积极为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的篡党、篡政、篡军活动效劳。他勾结一小撮牛鬼蛇神,进行一系列里通外国的反革命罪恶勾当,企图颠覆我国的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
      根据这些无中生有的“罪状”,一个个揪斗李立三的浪潮铺天盖地接踵而来。仅在一个月内,就有名目繁多的各种造反组织召开批斗李立三的大型批斗会达14次之多。

李立三的不解之谜! - 高山兰 - 高山兰

                                                                    最后一张全家合影,1966年8月
自杀成为历史悬案
       1967年6月22日,一群造反派按原计划继续对李立三进行审讯,同时通知他参加下午还将举行的批斗会。李立三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他身体不好,上午需要休息,下午的批斗会实在也不能参加。造反派做了让步,允许他上午休息,但下午的批斗会必须参加!
          当天下午3点,批斗会现场早已挤满了人,但就是不见主要批斗对象李立三的身影。最后,主持人宣布批斗会因故改期。
      而与此同时,造反组织的“常委”们正处于焦头烂额之中,他们来往于华北局机关、二机部宿舍和北京医院之间,红色保密电话正与周恩来办公室、谢富治办公室和公安部门频频联系……直至7月4日下午,造反派不得不在华北局机关全体干部大会上宣布:李立三畏罪服毒自杀,自绝于党!同时留下遗书一封。
遗书上云:最最敬爱的毛主席:
       我现在走上了自杀叛党的道路,没有任何办法来辩护自己的罪行。只有一点,就是我和我的全家绝没有做过任何里通外国的罪行。只有这一点请求中央切实调查和审查,并做出实事求是的结论。
我还有写给你的信,放在家里床单下。没有写完的,请要(派)人找出送你审阅。
致文化大革命的敬礼!
        李立三死后,造反组织的权威人士放出风来说:6月21日李立三与李莎在汽车上分手时,他的“特务上级”李莎向李立三发出要他自杀的指令,意图灭口。安眠药是李莎交给李立三的。
        华北局机关干部对李立三之死议论纷纷,纷纷要求查清其真正的死因。然而,种种解释都让人疑窦丛生。其中最关键的疑点,就是李立三服毒自杀的“毒品”,也就是大剂量的安眠药,究竟从何而来?
          由于真正的知情人为数极其有限,所以始终没有得出合情合理的结论。而那“权威人士”的说法,显然是毫无根据的。
而据6月21日当时押解李立三夫妇的常某(批斗李立三联络站的北京地质学院学生)6月22日的交代称:
昨天李(立三)与李莎在车上对话:
莎:你什么时间来的?
李(立三):十点来的。
莎:(在)哪里吃饭?
李:在机关吃的。
莎:走了。
李:再见。
      这是押解人常某写的李立三夫妇在车上的谈话内容。根本没有向李莎要“几副药品”的内容,更没有要安眠药的内容。
李立三服用安眠药有几十年的历史,这点我们当秘书的最了解。晚上没有安眠药,他不能入睡。华北局机关“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后,斗争的矛头首先是对着李立三的。
         李立三一直处于激烈的思想斗争之中。当时,出于安全考虑,为防不测,我曾经给李立三的服务员胡玉珍明确提出要求:必须加强对安眠药的保管,每晚只给李立三两粒(这是李立三习惯服用量),不能多给。我说,出了问题,你要负责(李立三服用的药品包括安眠药,都是由服务员从北京医院取回,由服务员保管配发给他)。胡玉珍说,她是严格按照我的要求办的。后来,在李立三思想斗争最剧烈的时候,服二粒安眠药不能入睡,就找服务员胡玉珍要安眠药。胡玉珍对他说,李秘书早有交代每天只给两粒,坚持多要不给。第二天,李立三把我叫去,对着我大发脾气,追问我为什么不给他安眠药。我笑着回答说:“立三同志,我这是好意。”李立三更不冷静,向我吼着:“这简直是笑话,几十年风风火火我都过来了,难道还经不起这次考验?你不就怕我自杀吗?自杀是叛党行为,这点我明白,难道我能走上叛党的道路吗?简直是笑话。”表现得很激动。但无论李立三怎么发火,我始终是笑着向他说:“立三同志,请您原谅,这是我的职责,完全是好意,为了您好。”谈话只得不欢而散,他对我没有办法。

李立三的不解之谜! - 高山兰 - 高山兰

 
           事后我对胡玉珍更加明确地要求:把安眠药保管好,控制好。这说明,服务员每天给他送两粒安眠药,他每天必须吃掉,不可能不吃或少吃积攒起来。也就是说李立三根本没有自带大量安眠药在身上的可能。
        直到1983年,河北省委机关在整党中,又对涉及李立三自杀问题(因一些当事人在河北省直机关)进行过一番追查,同样毫无结果,不能自圆其说。
        1980年3月,中央决定给李立三召开追悼大会前,中央组织部让李立三的家属子女看了李立在死亡时的医院“验尸报告单”,上面记载:身高1.63米(与实际的1.78米相差了15公分),体重56公斤。这显然也不符合实际,成了又一个谜。
        所以,李立三之“自杀”,始终是一个悬案,成为“文革”乱世的一道不解之谜!

 


家里做菜的时候,爸妈对加调料还是很有讲究的。虽然我一直记不清谁应该在谁前面加,至少还记得味精要关了火才可以放──这不是鲜不鲜的问题,是有没有毒的问题了。所以当某一天发现这其实并不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识后,我就念着要理出个单子让更多人知道。  油  炒菜时应先把锅烧热,再倒入食油,然后再放菜。  炒菜要用八成热的油。当油温高达200℃以上,会产生一种叫做丙烯醛的有害气体。它是油烟的主要成分,还会使油产生

家里做菜的时候,爸妈对加调料还是很有讲究的。虽然我一直记不清谁应该在谁前面加,至少还记得味精要关了火才可以放──这不是鲜不鲜的问题,是有没有毒的问题了。所以当某一天发现这其实并不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识后,我就念着要理出个单子让更多人知道。  油  炒菜时应先把锅烧热,再倒入食油,然后再放菜。  炒菜要用八成热的油。当油温高达200℃以上,会产生一种叫做丙烯醛的有害气体。它是油烟的主要成分,还会使油产生

社会热点 │ 小道消息 │ 生活聚焦 │ 城市风声 │ 网络新闻 │ 连播快讯

新闻连播版权所有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