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栏目

你现在的位置: > 社会热点 >

林彪事件完整调查30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6:11:07



如若晴天,共赏流年姹熸箹鍙よ瘈“小金库”为何屡禁不止耐人深思2013骞磋嫳璇腑鑰冧綔鏂囪寖鏂囨眹缂?百度收录规则,你知道多少?

放手才是真爱香槟,请不要再迷恋大牌鐖哥埜涓€瀹氳涓庡瀛愬仛鐨?0浠朵簨心存感恩,励志向前晚安心语0526:只有闪光的人生才算是生命的永恒。习近平不反腐中国就永远无法创新练习八卦掌的绝妙之处(续八)体制决定,药品招标越招越贵养好大气,必有福气!东北话(2)!在我(一个精于算命的人)遇到困难和身处逆境的时候(有缘人来看,走向幸福之路)(申精)文字图片:人生,原本就是风尘中的沧海桑田鎬庢牱淇濆吇浣犵殑鑲?【紫水晶冬瓜】——朴素食材大翻身果香四溢咖喱鸡饭【生活随笔】寂寞如酒,谁与我饮尽孤独4起最著名的挖窖養奴案20道厨房秘笈——主妇必读!!!多吃粗粮有益健康——黄金玉米烙流淌的歌声梦之旅歌曲三百首【FLASH绝品音画】加勒比海盗JACK为人处世的技巧?一起来看看最有才华的星座排行美政府泄密:美国强大不衰的祖传秘籍!图,你信吗?TattingLace----日文梭织花边入门基础女人千万别做的七件事

NSK 7920 CDB

NSK 7920 CDB

 

谷歌创始人:未来多数工作会被机器人取代(图)【微情书228】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爱,不是恨,而是熟悉的人,渐渐变得陌生。虽然最好的时光,总是特别短,但曾有过的感动,我们都会记得。为什么有的网站退出后是登陆页面,有的网站退出后页面是退出提醒页面,各有什么好处?女人千万别做的七件事

林彪事件完整调查   30 - 惜薪司 - 惜薪司博客

 

林彪事件完整调查   30 - 惜薪司 - 惜薪司博客

 

毛泽东说,庐山问题不那么好,但没有庐山会议,也不会有现在的情况。庐山这件事,还没有完,还不彻底,还没有总结。光开不到一百人的会议不行,军队还可扩大到军长、政委参加,地方也要有相当这一级的同志参加。毛主席进一步谈到九届二中全会上林彪和陈伯达的问题。说庐山会议,主要是两个问题,一个是国家主席问题,一个是天才问题。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提出三个副词,当时兵荒马乱,那时还需要嘛。“九大”后就不同了,要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那几个副词我圈掉过几次了,“九大”的《党章》草案上那三个副词,我就圈去了。“九大”《党章》已定了,你们为什么不翻开看看?最后谈到军队问题……

    讲了那么多,毛泽东却没有告诉他们,他马上要走。汪东兴回忆:在毛主席同浙江省及军区负责人南萍、熊应堂、陈励耘谈话的一个多小时里,我忙着调专列。当时我也发现有些现象不正常。杭州我们不能再呆下去了,便转往上海。由于我们的行动非常快,使得陈励耘和王维国等人措手不及。(参见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11月第一版,185-188页)

    陈长江回忆:9月10日这一天,就像往日一般,大家该做什么做什么,没有任何特别的安排。这天上午,我们与住地的警卫营打了一场篮球友谊赛,天太热,上场的队员个个像水洗一样,中午又吃的是热面条,犹如火上浇油,战士们刚换上的衣裤马上湿淋淋的了。午饭后,大家都洗了衣服。中午刚过,毛主席突然说马上就走,没说去哪里。刚洗的衣服还在往下滴水,怎么办?我让战士用雨衣把湿衣服包起来,全部带走。马上登车,所带东西包括厨具都装上了车。我们并不明了真正的敌人是谁,在哪里,但我们很快进入状态,做好了开行的准备。前卫车和后卫车的分队人员提前行动,因为前卫车要提前几分钟开,控制车站进出口和登车地点,留下30多人随我跟专列一起行动。毛主席乘一辆小轿车,由汪东兴陪着,我和张耀祠坐车在前面开路,警卫战士乘一辆面包车紧随其后。由于毛主席是突然行动,我们又提前控制登车地点,因而从出发到登车都很顺利。(参见陈长江、赵桂来著《毛泽东最后十年——警卫队长的回忆》,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812月第一版,142-162页)

    临走没通知任何人,陈励耘却来了。据汪东兴说,没让陈励耘上专列,只与他握了握手。陈励耘问车开后,要不要通知上海?其实汪东兴已经通知了上海的王洪文,因为陈励耘在汪东兴的屋子里,汪东兴躲到主席的房里给王洪文打了一个电话。当然汪东兴不能说他已经通知了,他让陈励耘打电话给王洪文或王维国,这两个人都可以,就说我们的车出发了,还是在那个支线上停住。后来汪东兴核实,陈励耘确实打电话通知了王洪文。(参见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11月第一版,188页)

    13点40分,专列从绍兴返回,14点50分抵达杭州。

    16点毛泽东的专列开出杭州,向上海方向急驶。

    18点10分,专列顺利开进上海,停在虹桥机场附近的吴家花园专运站。但是,按照汪东兴的说法,毛泽东专列是22点以前到的上海,路上走了五个多小时。(参见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11月第一版,188

在上海,毛泽东没有离开专列一步 

    此次南巡,情况最为复杂、最令人担心的是上海这一站。

    张耀祠回忆:1970年庐山会议性质是什么,当时会上没做结论。毛主席沿途打招呼,我们一直很紧张,对接近的人都很警惕。江青也想拉拢我们,我没有对主席讲,对总理和汪东兴讲过。以后江青告状,说八三四一部队不可靠,是林彪的人。毛主席说,(八三四一部队)怎么是林彪的人?林彪一个也没带走?如果是林彪的人,他为什么还要成立大小舰队?(采访中央警卫局局长张耀祠笔记,2003年2月18日)

    其实江青不知道,在毛泽东眼中,警卫人员比他的儿女还要亲。毛泽东生活中有两个大难题,睡觉和大便。卫士按摩帮他解决睡觉,灌肠帮他解决便秘。每当卫士灌肠,毛泽东总是很难为情,有一次对卫士李家骥说,家骥呀,我这个家和我本人都离不开你们,你们做了我的孩子都难以做到的事,要不然我就成了废人,无法生活和工作了。毛泽东曾对张耀祠等人说,你们对我比我的儿女对我都好。我们朝夕相处,你们比我和孩子的感情还要深。(李家骥回忆、杨庆旺整理《我做毛泽东卫士十三年》,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11月第一版,394-395页)

    确实是这样,毛泽东南巡到南昌时,他的女儿李讷正在南昌附近的进贤县五七干校,但一直到毛泽东离开南昌,也没有把会见女儿排上日程。李讷当上《解放军报》总编组组长,北京市委副书记,毛泽东知道很生气,一定要她下去劳动锻炼。李讷和毛远新被列入“九大”代表名单,毛泽东提笔圈掉,并指定从警卫部队补选。一中队副区队长耿文喜成了“九大”代表。

    陈长江回忆:中央警卫团干部队个个精选,除少数看家外,多数都随主席南巡了。要是路途短,坐汽车人就多一点,带路车前有吉普车,后卫还有大队部。主席外出都有一套方案,内卫是我们的,道路、山川是当地的。在哪一个省行走,由哪一个省负责,责任都在他头上。要把桥看好,容易出事的地方都要放上警卫。专列一到上海,汪东兴就把上海当地的警卫全撤到外围去了,在专列的主车周围全换上中央警卫团的干部队,以防不测。(参见陈长江、赵桂来著《毛泽东最后十年——警卫队长的回忆》,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8年12月第一版,142-162页)

    上海安排好了住处,但毛泽东就住在专列上,准备随时出发。

    陈长江回忆:往常毛主席到上海都要到市里住几天,这已经是20多年的习惯了。因此,我们按惯例做了下车的准备。列车停下来了,毛主席却没有下车,而是立即把上海市的党政军领导找到火车上来,或开会,或谈话,记得到车上的有马天水、王洪文等,毛主席与他们谈了约一个多小时,这几位就都回去了。我们在车上吃晚饭,并安排过夜。晚上21点左右,汪东兴把我们几个包括秘书、卫士在内找到一起,拿个小本子,一页一页地翻着,有选择地向我们传达毛主席与上海领导人的谈话内容。要求我们严密部署列车周围的警戒,重点部位要双哨,干部加强值班。根据汪东兴的要求,我们一下加了五六个哨,还增设了一个由三人组成的巡逻哨,并让哨兵佩带了冲锋枪。(参见陈长江、赵桂来著《毛泽东最后十年——警卫队长的回忆》,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8年12月第一版,142-162页)

汪东兴回忆:在离专列不到150米的地方是虹桥机场的一个油库,要是油库着火了,我们的专列跑都跑不掉,所以我特别派了两个哨兵在那里守卫。(参见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11月第一版,193页)汪东兴似乎已经了解到“那一伙人”要炸油库,提前做了防范。

    看起来,毛泽东真正紧张是在9月8日,而这个时间正是林立果从北戴河坐飞机到达北京开始策划“两谋”。为什么林立果9月8日晚飞回北京刚有“动作”,在杭州的毛泽东深夜也跟着“动作”了?林立果策划在杭州轰炸专列和在上海引燃油库,毛泽东马上命令专列转移绍兴,并对专列进行防空伪装,然后突然离开杭州。到了上海,就住在专列上,准备随时出发。同时严密看守油库。看!轰炸专列知道!烧油库也知道!林立果计划南飞广州,立即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议,另立中央。而毛泽东偏偏让广州军区也召开军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他的南巡讲话。包括毛泽东对陈励耘,对王维国的戒备等,是不是他心里有一本账呢?专列突然离开上海,毛泽东提前十几天回到北京,使林立果一伙的“上策”不攻自破,方寸大乱中拿出“中策”。调三叉戟飞往北戴河,同时北京准备机群,准备9月13日早晨逃往广州。然而,当晚“中策”又胎死腹中,不得不改“下策”北飞苏联,最后机毁人亡。

    为什么每一步都如此巧合?是不是有人通风报信呢?

 

王洪文传达,主席说“他们”要动手了 

      9月10日中午,专列从杭州出发前,汪东兴就打电话通知王洪文,叫他通知许世友来上海,越快越好,“客人”要同他们谈话。专列到达上海,汪东兴下车去接,只接到王洪文,许世友没到。汪东兴把王洪文领进车厢,毛泽东问,东兴同志打电话给你,要你通知许世友到上海来,怎么没有见他来呀?王洪文说,电话我打了,南京说他可能下乡了,正在设法与他联系。毛泽东只与王洪文说了几句,说等许世友一块谈。

    王洪文马上下车打电话,“客人”急着要见许世友,要他上午赶到,越快越好。(参见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11月第一版,162页)

    此时是9月11日凌晨2点,许世友在扬州,连个准确地址也没有。秘书急了,求助扬州市委,这才通知到。为了保密,上海没有派专机,坐火车要七八个小时,再快也只能下午才赶到。不知道许世友什么时候回南京,能不能赶上车次。秘书赶快找作战部派飞机。许世友9月11日9点15分回到南京,劈头就问,飞机到了没有?秘书说是值班飞机,许世友马上批评,毛主席讲话(8月31日)你也听到了,怎么还要值班飞机?许世友亲自打电话问汪东兴,确实没有专机。上午10点,虽然天气不好,但许世友还是坐值班飞机赶到上海,他交代随行的秘书带上小型电话保密机和猎枪。

    汪东兴、王维国等到机场迎接。

    许世友一下飞机,汪东兴就把他接走了。王维国想上专列,汪东兴一摆手,没让他上。(参见李文卿著《近看许世友1967-1985》,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44月第一版,212页)许世友问,主席下不下车?回答主席不下车。

毛泽东住在专列上,这时好像非常紧急,马上开始与他们谈话,简要谈了一个多小时。汪东兴分析,一是毛泽东等得太久,二是毛泽东在南昌已经谈过了。所以,汪东兴只是简单做了记录。毛泽东问,许世友,你下乡啦?去搞什么呀?调查什么问题呀?许世友说,我去看大别山附近的军垦农场(实际上打猎去了)。毛泽东问,去那么远了呀?许世友说,坐吉普车去的。毛泽东批评说,怎么连家都不回呀?一天到晚,你这个司令员随便离开工作岗位,怎么行呀?向谁请了假呀?要是万一发生问题,你怎么样办呀?连南京军区都找不着你!将来这样的情况你要注意,告诉一下家里嘛。许世友说,真对不起,我想主席还会在杭州住几天,然后才能到我这里。我昨天夜里12点多才回到南京(其实第二天上午9点多才到),先休息了一下,就没打电话到上海。接着许世友为了打消毛泽东的疑心,汇报说,今年农业可能会大丰收,军垦农场也不错,庄稼长势很好,丰收在望。毛泽东说,那好嘛,你去看看农业也好嘛。许世友说,军队的情绪很好,也比较稳定,乱哄哄的情况也过去了。我带着那些造反派游过苏北。毛泽东问,是不是都是支持你的那一派?许世友说,我把两派都带上了。毛泽东再次强调,不能把领导机关搞乱了,更不能把军队搞乱了。我在江西就同你讲了,要“高抬贵手”。许世友说,不会,我正在做他们的工作。毛泽东说,那好。

    王洪文埋怨许世友,主席等你快等了15个小时了。毛泽东马上打断,不要这样,不要紧嘛。这段时间我们也休息一下,我们还是谈正事。对庐山会议你们想得如何呀?是不是在思想上解决了问题呀?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呀?是不是能解决了呀?我认为犯点错误是不要紧的,有的属于认识问题,现在有的同志对有些问题还认识不到,那就等待,耐心地等待嘛。认识一点就写出来,以便改正错误。

    许世友说,庐山会议的问题,按毛主席的指示办。毛泽东说,我有什么指示呀?许世友说,您的指示就是《我的一点意见》。毛泽东说,那个不是在后头吗?是你们犯了错误后,我想了五天才写的。你们是什么时候讲的,是24、25、26日三天嘛。许世友坚定地说,这个指示我拥护,我就是按您的意见办的。毛泽东说,不见得吧,我那个意见你学了没有?我那个意见上说,什么叫唯心论,什么叫唯物论,你讲一讲,我听听!许世友哈哈笑起来。毛泽东说,你不是说执行我的那个指示吗?我要你们学习,你们又不动,人家要搞那个“论天才”,找了几条称天才的语录,你找到了吗?

    王洪文看许世友没再说什么,就开始汇报。

    毛泽东再一次点了林彪问题的实质,接着又重复讲到党内历次路线斗争。

但显然,毛泽东有些心不在焉。11点多,毛泽东说,我今天不留你们吃饭了。王洪文你请客,陪陪这位老将军喝几杯酒,你们都去,我在这里等候你们。许世友热情拉汪东兴一起去,汪东兴谢绝了。

王维国一直在休息室等着。王洪文把他拉上车,和毛泽东在车厢门口握了一下手。毛泽东对王维国非常冷淡,连话也没有讲。1971年2月毛泽东到苏州,林彪去看望,王维国也去了。毛泽东说,哦,王维国,清朝有一个学术权威王国维。那时毛泽东对王维国印象还好。

    送走他们,毛泽东立即对汪东兴说,他们走了没有?我们走!

    汪东兴问,不通知他们了吧?

    不通知,谁也不通知!马上开车。

    汪东兴立即发了前卫车,13点12分,专列悄悄离开上海。(参见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11月第一版,162-168页)

    本来许世友想到南京军区设在上海的延安饭店吃饭,王洪文请客,说锦江饭店准备好了。这时郑长华(空四军军长)赶到了,王洪文问是不是叫王维国和郑长华,许世友表示同意。这样王维国也就一起去了。马天水等人已经在那里等了好长时间,12点30分饭才上桌,许世友一个劲儿嚷嚷饿。饭桌上非常沉闷,平时七八瓶茅台酒还不够,今天一瓶也没有喝完。正吃着,王洪文接到机场保卫人员的电话,说专列走了。许世友说,哎呀怎么走了?王洪文说,既然走了,我们还是吃饭吧。

    许世友已经没心思吃了,匆匆结束饭局。

    15点多许世友乘飞机赶回南京,16点15分他赶回中山陵8号的家中。因为在上海谈话中毛泽东说他光抓“黑”(煤炭),不抓“红”(政治),他急于证明自己还是努力抓“红”的,拿上他学习《国家与革命》的心得体会和一包关于“516”的情况报告,就去了南京火车站。李文卿(许世友的秘书)认为,许世友急着回南京,是想再见毛泽东一面,似乎还想谈什么。(参见李文卿著《近看许世友1967-1985》,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44月第一版,214页)

    王洪文跟着许世友来到南京。

    专列开得很快,18点35分抵达南京下关车站。

    陈长江回忆:专车一停,我见许司令员已在车站迎候了,再次问主席下不下车。这时正是吃晚饭的时间,我进了主席房间,见他仍在聚精会神看文件。我说主席,许司令员在下边,他说要来看一看你。主席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了,还在那里看文件,说上午见过了,也都谈了,不见了,请他回去休息吧。(采访八三四一部队中队长陈长江笔记,200446

    张耀祠回忆:毛泽东说不见,什么人都不见了,我要休息。许世友把带来的材料交给我,请我转交。我们的专列在南京站加煤加水和检修,仅用了15分钟,便又启动了。只见许世友还站在那里,向列车挥手告别。(采访中央警卫局局长张耀祠笔记,2003218

    许世友在上海与毛泽东告别时,说请主席放心,南京军区全体指挥员听党中央的指挥,我们已经做了安排,有了准备。他向萧永银(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布置,从现在起,上海到南京的铁路要派军队巡逻,特别是沿线的涵洞,更要加强戒备,防止有人破坏(连林立果一伙议论炸桥也得知了)。

    9月12日整整一天,许世友哪里也没去,门关得紧紧的,守着电话一动不动。在秘书眼中,好像他预感到有大事要发生。一夜“安静”,9月13日早晨5点,周恩来打来电话,要求加密。加了半天加不上,周恩来说,就这样吧,庐山上第一个发言的那个人带着老婆、儿子跑了。你们要听从党中央、毛主席的指挥,从现在起,立即进入紧急战备。怕许世友反应不过来,周恩来又补了一句,“老病号”跑了。许世友马上就明白了,似乎早有预料。韩先楚却一时没明白周恩来说的“老病号”是谁,周恩来又说,就是第二个张国焘嘛,韩先楚还不大明白。他哪里想到林彪会跑啊。

    许世友马上按军委命令布置一级战备,派陆军看住战区内所有的飞机和舰艇。舰艇不怕,一个人开不跑,飞机就不行了,一个人可以把飞机开上天,许世友下令把卡车开上跑道。(参见李文卿著《近看许世友1967-1985》,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44月第一版,215-218页)


摘要:民智需要开启而不是愚弄!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太需要真正的智者开辟路径,指引方向!楚渔先生就是唤醒我们蒙昧心智的“真人”。我们如何才能走上科学之路,一定要改造我们的思维方式。 读罢《中国人的思维批判》一书,我的感受是:书写得的确很好,很多观点独到,深受启发。总的说来,至少有两个问题值得和大家探讨。 一、中国人最缺乏的是什么?

摘要:民智需要开启而不是愚弄!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太需要真正的智者开辟路径,指引方向!楚渔先生就是唤醒我们蒙昧心智的“真人”。我们如何才能走上科学之路,一定要改造我们的思维方式。 读罢《中国人的思维批判》一书,我的感受是:书写得的确很好,很多观点独到,深受启发。总的说来,至少有两个问题值得和大家探讨。 一、中国人最缺乏的是什么?

社会热点 │ 小道消息 │ 生活聚焦 │ 城市风声 │ 网络新闻 │ 连播快讯

新闻连播版权所有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